• 曱甴的全尸 - [ideas]

    2011-05-01

    Tag:

    今天替一只巨型曱甴收了尸。
    它直挺挺躺在那里已有几天了,在第一眼见到它的时候,我想到了卡夫卡的《变形记》,半夜的某个时候它应该爬过我的身体,然后,它体内的那个灵魂,也曾经这样琢磨过我吧。
    抑或它根本不关心周遭的一切,只是想寻找一个卑微孤独的方式死去。

    很遗憾的是,身为一只曱甴,它的体型比影响了国内蟑螂生物链的德国小强大太多,几乎是五六倍了,虽然有翅膀可以飞,可是对它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目标过于明显而总容易被惊恐的人类用各种随手抄来的器具打死。这一头曱甴在死时还保有全尸,我想它应该很满足了。

    陈老师和胡瓜还住在广利路的时候,过年前把一只小曱甴扔进密封的玻璃瓶里,它在人类拼命自high的节日里也没有闲着,过完年回来,已经密密麻麻爬满了一瓶。它们似乎不需要任何的关注和爱,便以低贱的生命自身自灭去了。平庸的灵魂通常更容易获得幸福感,那么曱甴的幸福感呢?像露阴癖一样观察人类的惊吓反应,默默笑而不语;或者就是在匍匐而死的时候,保有一条全尸。

    巨型曱甴死后的两天,北京家里的智利红玫瑰蜘蛛也因为受到了猫的惊吓而奄奄一息,缩在角落里不怎么动弹,说起来,她的存在感在濒死的时候突然放大了无数倍,每一小步都终于获得了主人极大的关注,如果她好起来,便要回到往复循环被忽略的蛛生里;如果就此没有缓过来,那么,她至少能获得主人的一篇悼文吧。

    我替这只曱甴收了尸,然后在房间里布下蟑饵,吃死自己对它们来说是不错的归宿,我希望它的亲戚们不要再来叨扰我了。

  • 横肉 - [ideas]

    2009-07-19

    Tag:赵雅芝

     

    昨日出席某高端护肤品牌在新光的开幕式,因其面向广大40岁以上中老年妇女,请的嘉宾是赵雅芝(在香港请的是钟楚红,很对路)。

    50多岁的人,气质很好,近看还是老了,妆很厚。但脸型很好,比电视上及照片上看都漂亮。

    “人老了,脸部的横向肌肉会向下走,摄像机和照相机是很容易凸出这个问题的,所以她真人比在镜头前好看。”同行的化妆师极其专业地分析。

    原来如此,那么我的脸在照片里总显得大,是因为肌肉走向滴关系,加上下巴偏方正。也就是说,我脸上都是横肉,没有斜向的肌肉,只要有一条,都能瞬间在镜头里显出小脸模样来。肌肉走向没法整,所以大部分明星都拼了命把下巴削尖。

    最明显的例子,据化妆师说,李湘的脸其实很小

    “满脸横肉”中的“横”虽指“使相貌显得凶恶”,也是有解剖学原理的,真是脸大逼人哪。

     

     

     

  • ready......when to start? - [ideas]

    2009-05-06

    Tag:

    终于加入了豆瓣“我们都是拖延症”小组(此也为拖延症典型特征之一)。对于拖延症,前不久科学松鼠会也发动生物学心理学等等相关专业人士来进行解释,但最大的问题在于,知道了原因,知道了病症,还是拖着。

    豆瓣上有教“一句话从心理上治疗拖延症”,可这也没什么用。如果觉得这个方法很好,很多人会拿起纸笔抄下来,可是对于拖延症患者来说,只有“写下来”这个想法是不够的,还要考虑用什么方法写下来,写在哪里,然后用什么样的方法去执行,然后幻想一下执行的结果,并再幻想一下如果执行不成功怎么办,于是写下来这个步骤就被无限期延后了。

    我仔细审视了留言,发现这个小组里与我相同特征的大有人在,以下能够说明拖延症者的主要作风:

    “事情是这样子的。我也准备写下来。想了想写在哪里、用多大的纸、什么样的笔。决定用钢笔加N次贴。然后去找尘封的钢笔(拖了N久没有清洗),清洗,加水。然后发现笔不好写。(我要写一张完美的东东,我真是BT)准备再拖N久再去买一支。于是准备打印算了,发现打印机没有纸了(拖了N天没加)。纸在爸爸妈妈房间,他们睡了。于是我准备明天再打印……
    然后就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N久以后,我看到阿狸的贴子,才想起这事!”

    就是这样。

    可是我发现,我并不算是一个没有执行力的人,大部分事情如果一旦动起来了,我总有办法解决,典型例子就是,我经常前一个星期还在为稿子要怎么弄,版面要怎么弄而焦头烂额,被逼到处找人找选题找备稿找作者,然后过了一个周末发现一切都解决了。

    如何启动是一个问题。

  • 肌断食 - [ideas]

    2009-05-03

    发现一个奇怪的事。

    这两天在坝上,晚上很冷,去草原上的时候风也很大,头天骑摩托去玩的时候,半路居然还下起了雹子,后悔没把睡袋带来。晚上用温水灌了水瓶暖脚,加了床被子,还是不够用,据说半夜温度下降到了零度!结果就是基本没怎么睡好。

    倒也不影响玩的劲儿,骑马的时候还是骑,回程的时候马简直跑疯了,眼睛都睁不开,塞外空气极好,可是马的扬尘也大,我的领巾半路还掉了,跑回来一脸灰,没有热水,脸也没法好好洗,随便抹两下。

    回到北京居然发现,在恶劣环境下,长期困扰我的眼袋消了好多,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问诊分割线****************************

    牛牛说,很显然我的眼袋是贱货。

    要肌断食一周,不抹任何营养品和眼霜,简单保湿就好了。

  •       两天内看完埃勒里·奎因的《法国粉末之谜》和《中国橘子之谜》,不得不承认,看得我非常不爽。

          在看完《希腊棺材之谜》后,陈老师向我表达过他的不满,今天我们就此事又重新讨论了一下,大意是,一个只在故事过程中漏了没几脸的路人甲,在结尾处突然跳出来说,一切都是我干的。

          这不合规矩。

          通常侦探小说的谋杀案都与上流社会有关,一个被毒贩杀害的女乞丐不会有人关心,除非她与上流社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谋杀案通常都发生在某个家族庄园、高级酒店、度假胜地……死者通常都身份显赫,如果是个普通人,那么身份将是小说中值得玩味的重头戏——他必定与某项阴谋、丑闻或贵重物品有关,即使发生在一个乡村小镇,也与穷人没什么关系,通常都围绕着牧师、医生、律师、教师等等以及他们的太太,总之是当地社会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也就意味着,动机是侦探小说里非常有嚼头的一点,绝不会是入室盗窃或者半路抢劫那么简单。

          即使没有谋杀,著名如福尔摩斯先生,也会偶尔帮助皇室寻找失踪的珠宝,替公爵夫人掩盖一件桃色丑闻,为皇家军队搜查间谍。因此,谋杀案总有一群核心人物,目的就是帮助读者,以及小说里的侦探们,排除无关紧要的路人甲,缩小嫌疑人圈,为接下来扑朔迷离的破案过程作铺垫。

          可是奎因的小说并非如此,这个“路人甲”不是跑龙套的,却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在故事开头通常会交代一下,接下来就没他什么事了,没有交代他的身世背景,他的心理活动,他的思维过程,直到最后才出现。埃勒里·奎因调查过程中所有出现的丑闻、阴谋、曲折离奇的情节发展,到后来与案子都没什么关系,最可气的是,在揭晓谜底之前,他都要弄一个P的“斗智游戏”,告诉读者,往后翻一页,我就要揭露凶手啦,线索在前面全部交待清楚了,这个时候你最好停一停,回味一下,自己找找凶手,再看看是否与作者想的一样。当你在一众核心人物间筛选了心目中的答案后,会得知,所有的核心人物虽然有着这样那样不讨人喜欢的性格和作风,可他们都不是罪犯,用最简单的方法就可以把他们排除,凶手就是——当当当,某个不起眼的二流角色。

          阿加莎·克里斯蒂就非常遵循“核心人物”这个套路,总之就是这几个人啦,读者就是要和侦探一起找出作案动机和作案手法。回到之前上流社会的话题,侦探小说之所以有得写,还是因为一起谋杀案的不同寻常,要么死者有故事,要么凶手有故事,在阿加莎的小说里,很少有女仆、管家、园丁、小贩、司机之类的角色成为受害或施暴者,他们要不就是某个人物假扮的,或者有个隐藏身份,要么就是目击证人、流言传播者,连成为共犯都很少见,如果他们不幸被害,原因通常都是“看到他们不该看到的,而他们自己没有注意到”。简而言之,这类配角的智力和受教育水平,在阿加莎那个时代看来,是无法完成一次高智商犯罪的。

          可是看完三本奎因的小说之后我就很谨慎,他的上流社会是值得同情的,虽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都不值得追究,是有钱人相对胆小吗?还是作者认为绅士之手不会沾染鲜血?我只看了几本“国名系列”,还无法判断价值观。但到目前为止,凶手都是与上流社会有一点差距的中间人物,他们不是中产阶级,却又高于低层次的仆人和管家,受过教育,没有多少资产,领薪水度日,是个小头目,因此,谋杀动机或多或少与嫉妒心、心理不平衡或生活上的窘迫有关。

          而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说的则是,不论上流社会有多么光鲜亮丽,人性就是人性,它总有布满蛛网、龌龊、不可告人的阴暗面,和普罗大众没什么两样,有时候,上流社会的动机和手段更可怕。

          显然我更喜欢后者的作风,尽管马普尔小姐的逻辑推理不如奎因那么严密,可是更具有人情味。

  •         据说今年春晚的礼服、演出服都缩减了开支,可众女歌手的裙子上还是缀满了亮片、珠子和色彩斑斓的手绘图案。如果有机会,我很想采访一下唱民歌的女歌手们,从发型、妆容到服装的选择,都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她们有经纪人参与决策吗?她们都喜欢用什么样的化妆师?自己带还是央视统一安排?她们的服装必须严格配合总体舞台效果吗?这上面的自由度有多大?她们自己又是怎么想的呢?

            今年的几条裙子,实在是惨不忍睹啊,最开始让我注意到的是谭晶的短裙,由于旁边三个都是香港歌手,歌唱的没有她好,但着装还算比较正常,容祖儿应该穿的是某个品牌的one piece,谭晶在彩排时候一直穿着一条正红长裙,头上戴朵正红大花,演出的时候却换上了一条短裙子,可能是为了配合四人整体效果,上面是缠的蓝绿色纱质泡泡袖,下面是撑开的白短裙,可惜,那裙子撑得实在没有什么水准,谭晶的两条腿也不算太好看,我觉得这条裙子更适合在之前的《森林之歌》里演个小草小花什么的。

            之后印象比较深的还有陈思思的仿和式装束,大红色的敞开式衣领是和服式的,发型也配合地梳得有点像和服头,创意貌似还可以,但怎么看怎么别扭,尤其是那个发型,一前一后俩大塑料夹子,把头发卷起来,压扁了再夹上。

           最雷的是斯琴格日乐的那条裹了不知道多少层的礼服,天啊,小斯姐姐本来个儿就矮,腿也不甚长,偏偏要穿个那么复杂的裙子,还撑个大下摆,如果把胳膊和脸裹上,可与木乃伊媲美。

            如果春晚也搞个红地毯,或者《新地》来评评娘爆指数五颗星,情况或许会有所改善。

     

    找不到其他几位的图片,贴一个斯琴格日乐的,后来发现,旁边那个穿红裙子的阿姨更娘爆。

  • 去华贸逛MUJI,返回途中经过新光天地,一家Prada,一家Gucci,橱窗看得人两眼发晕。一直说今年圣诞不好过,品牌设计师也不至于这样没有心思。

    Prada的圣诞限量,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莫非施华洛世奇的水晶卖不出去,全都嵌在泰迪身上?白加红,好似得了荨麻疹。Gucci的包,大概是今年的indy系列吧,其实样子不错的,不知道为什么橱窗里挑了一个紫的,一个绿的,打上绿油油紫晃晃的灯,仿佛看到了穿着撞色皮草,涂脂抹粉,迈着小碎步的煤老板太太们。

  • 漫画英雄 - [ideas]

    2008-08-19

          昨天田径场上的一幕应当给了很多年轻人当头一棒。尽管大多数人表示理解,伤情详报也于今天出炉,但大家心里都清楚,真正的比赛场上没有大智若愚的樱木花道,没有天赋异秉的漩涡鸣人,没有打都打不死的圣斗士星矢。
          想要看到“瘫软在地也能燃烧小宇宙重新站起来,最终取得胜利,引爆所有泪水和汗水”这样激动人心一幕的,还是回家看漫画吧。

  • 作女与作男 - [ideas]

    2008-08-15

    Tag:男&女

    女之作来源于娇惯、任性、自视高;
    男之作来源于矛盾、蛮横、心眼小;

    作女通常作得有目的,她们清楚自己要什么,只是需要有人来满足;
    作男通常作得没有目的,他们也很清楚自己要什么,只是因要的东西没有心情不佳,另外他们并不承认自己是在“作”;

    作女很幸运,作被视为女性天赋之一,小作能怡情,大作好办事;
    作男很不幸,作被视为男性不成熟、心态不佳的典型表现,男人要忍辱负重、目光长远;

    因此,作女只跟自己过不去;作男要跟所有人过不去。

  • 本周天蝎 - [ideas]

    2008-06-16

    Tag:星座 运势

    需要牢记的:恋人当作客人观,礼而敬之,永期和睦

    需要注意的:正当的享乐利身心,不当的享乐走火入魔

  • It's a process. There's a great quote comparing midlife to reaching the top of the ladder only to realize that you've had it against the wrong wall. It wasn't so much about changing my outer life; it was a question of changing my inner life and living in the present.

  • 鼠标坏了 - [ideas]

    2008-05-11

    Tag:鼠标

    给电脑配的索尼鼠标最近相当不合作,开机以后任何反应都没有,要被抓在手里摸来摸去,抠来抠去,前戏半天,才开始慢慢有感觉。

    今天玩游戏玩到一半,居然突然罢工,不举了。

    真气人。

  • 今天看到一篇博,内容如下:

    我的朋友贝贝昨天说了一个故事,她表哥经常干这样的事:当蚊子在他手臂上吸血时,他可以突然绷紧皮肤,从而将蚊子的嘴夹住,然后从容将之拍死。

    对于这个动作,有些许不了解的地方,比如如何“绷紧皮肤”,及时请教了粽子老师,对话如下:

    很淡定 说:
    是的

    很淡定 说:
    蚊子的嘴很容易夹住

    Fay 说:
    你试过?

    很淡定 说:
    是啊

    Fay 说:
    要怎样绷紧皮肤捏?

    很淡定 说:
    他没下嘴之前很难打住,下嘴之后他们就是我们的菜了

    很淡定 说:
    他把嘴插进去之后就很难拔出来,你要抓住他都很方便

    Fay 说:
    但是同时,被叮已经是难免了的吧

    Fay 说:
    舍不着人血套不着蚊子

    很淡定 说:
    反正你觉得那儿一痛,千万不要动,循痛望去,一般都有一个傻帽挺在那儿动弹不得

    Fay 说:
    然后要做的就是出手打过去就行了,皮肤上就会出现红黑混合的触目颜色

    Fay 说:
    这都好理解,我唯一比较难懂的是“绷紧皮肤”这一项

    很淡定 说:
    你可以捏住他啊,用风油精毒死他

    很淡定 说:
    可能类似收紧括约肌之类的感觉

    Fay 说:
    。。。。。。

  • hot and wet - [ideas]

    2008-04-15

    Tag:广州

    广州4月的回南天实在烦人。又湿又热。

    衣服永远潮兮兮,被子永远像泡了水,长湿疹,舌苔上火发干……

    昨晚突然发现,这也是“hot and wet”的一种表现形式。虽然我不愿意toast for it。

    So, let's toast for another "hot and wet". Dears.

  • 在伦敦Covert Garden附近的Camper鞋店里看中一双牛皮小短靴,很好的软皮,边上镶了一排红色的小扣子,一见钟情,但它们只在我的脚上停留了10分钟,125镑的价格还是望而却步了一下。
    回来就发现自己傻X了,今年国内“乡镇企业的靴子都卖到了四位数”(此句抄袭璇子),猪肉虽然涨价,可我们又不买猪皮靴子,也不见有疯牛病啥的,凭什么区区一双高筒靴要卖那么贵吖。乡镇企业欺负城里人分不清猪皮和牛皮么?还是把牲畜都一概而论?
    为此我们只能放弃牛皮,改穿帆布靴子...
  • 稿前综合症 - [ideas]

    2007-10-17

    每月两次,基本症状包括:
    狂喝咖啡
    时不时需要补充高热量甜品
    睡眠不足
    总以一副潦倒的面貌出现
    经常无意识地来回踱步
    对看卡通片、看闲书、逛街、下午茶等休闲活动产生极大的向往
    易抓狂
    叹息词明显增多
    明明已经知道截稿日,还要不死心地追问一遍
    任何快速敲击键盘的声音都容易令人心生惶恐
    时间掐着小时计算,最终目标是午夜12点,比灰姑娘要精确地多...
  • 女人和男人 - [ideas]

    2007-09-11

    Tag:女人 男人
    真正的女人是,即使抛弃了所谓的女人味儿,仍然很美丽的人。

    真正的男人是,即使很有男人味儿,仍然很悲哀的人。

    **********

    与璇子共勉之

  • 熟人 - [ideas]

    2007-09-04

    Tag:熟人
    有时候很有用,有时候又很没用
    有时候看到,叫不出名字
    有时候是msn上从来都不说话的小绿人
    有时候是无聊社交场合的救命稻草
    有时候在不合时宜的场合下突然跳出来

    他们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他们是地上或者地下小圈圈里经常出现的某个人
    他们会自以为和你很熟络,因为毕竟不是“生人”了
    他们会自以为和你很陌生,因为毕竟还不是“朋友”

    熟人多的好处是:人前很风光
    熟人多的坏处是:经常要应酬

    熟人可以很放心,因为好像很容易找到
    熟人可以很不放心,因为那些害你的人,常常都以爱你的面目出现

    ...
  • 错位 - [ideas]

    2007-09-03

    Tag:
    下判断,然后统统错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