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曱甴的全尸 - [ideas]

    2011-05-01

    Tag:

    今天替一只巨型曱甴收了尸。
    它直挺挺躺在那里已有几天了,在第一眼见到它的时候,我想到了卡夫卡的《变形记》,半夜的某个时候它应该爬过我的身体,然后,它体内的那个灵魂,也曾经这样琢磨过我吧。
    抑或它根本不关心周遭的一切,只是想寻找一个卑微孤独的方式死去。

    很遗憾的是,身为一只曱甴,它的体型比影响了国内蟑螂生物链的德国小强大太多,几乎是五六倍了,虽然有翅膀可以飞,可是对它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目标过于明显而总容易被惊恐的人类用各种随手抄来的器具打死。这一头曱甴在死时还保有全尸,我想它应该很满足了。

    陈老师和胡瓜还住在广利路的时候,过年前把一只小曱甴扔进密封的玻璃瓶里,它在人类拼命自high的节日里也没有闲着,过完年回来,已经密密麻麻爬满了一瓶。它们似乎不需要任何的关注和爱,便以低贱的生命自身自灭去了。平庸的灵魂通常更容易获得幸福感,那么曱甴的幸福感呢?像露阴癖一样观察人类的惊吓反应,默默笑而不语;或者就是在匍匐而死的时候,保有一条全尸。

    巨型曱甴死后的两天,北京家里的智利红玫瑰蜘蛛也因为受到了猫的惊吓而奄奄一息,缩在角落里不怎么动弹,说起来,她的存在感在濒死的时候突然放大了无数倍,每一小步都终于获得了主人极大的关注,如果她好起来,便要回到往复循环被忽略的蛛生里;如果就此没有缓过来,那么,她至少能获得主人的一篇悼文吧。

    我替这只曱甴收了尸,然后在房间里布下蟑饵,吃死自己对它们来说是不错的归宿,我希望它的亲戚们不要再来叨扰我了。

  • 见过大爷 - [story]

    2009-09-16

    Tag:

    转来的段子:

    “中午在小饭店吃面条 旁边一对90后小对象也在吃,一边吃还一边说: 90男:见过大爷手淫没? 90女:没,什么时候啊? 90男:今晚手淫,你来看,我在家等你。
    我当时就被雷的一个里焦外嫩的,回家后还是一个劲的心有余悸,这会刚打开电视,拨到CCTV6,发现下个节目是 《建国大业》首映典礼”。

     

  • Lacrimosa北京演唱会很像一场兄弟会的秘密狂欢,大部分人身着黑衣眼挂烟熏妆,往哥特摇滚的范儿上凑。本就带着黑暗宗教气质的音乐轻易就能俘获人心。我觉得全场粉丝要是能穿上中世纪修道士的斗篷,手捧蜡烛就更像那么回事了。

    总之比杨·提尔森那场懒洋洋乱糟糟的live要好太多,法国人和德国人的性格比较真是一目了然。

     

  • 横肉 - [ideas]

    2009-07-19

    Tag:赵雅芝

     

    昨日出席某高端护肤品牌在新光的开幕式,因其面向广大40岁以上中老年妇女,请的嘉宾是赵雅芝(在香港请的是钟楚红,很对路)。

    50多岁的人,气质很好,近看还是老了,妆很厚。但脸型很好,比电视上及照片上看都漂亮。

    “人老了,脸部的横向肌肉会向下走,摄像机和照相机是很容易凸出这个问题的,所以她真人比在镜头前好看。”同行的化妆师极其专业地分析。

    原来如此,那么我的脸在照片里总显得大,是因为肌肉走向滴关系,加上下巴偏方正。也就是说,我脸上都是横肉,没有斜向的肌肉,只要有一条,都能瞬间在镜头里显出小脸模样来。肌肉走向没法整,所以大部分明星都拼了命把下巴削尖。

    最明显的例子,据化妆师说,李湘的脸其实很小

    “满脸横肉”中的“横”虽指“使相貌显得凶恶”,也是有解剖学原理的,真是脸大逼人哪。

     

     

     

  • 鱼·羊 - [beautiful life]

    2009-05-16

    Tag:美食

    吃了两顿涮锅。

    中午在东直门,银座MALL下面吃台北雪锅,其实有点像酸汤鱼,因为便宜,还送蔬菜和奶茶,吃撑了。

    晚上在后现代城对面发现一家羊肉汤,很好吃,虽然我不吃羊杂,可是汤头很有味,涮的菜分量也不小。我想等大冬天的时候找一堆人来吃,再点一把烤串,该有多热闹啊。

    翻滚着的鲜,有余味。

  • 昨天(应该是前天,过了凌晨了)去参加松鼠会一周岁生日庆祝会。一年前十几个人的Idea,做到今天这个规模,很不容易,和媒体的良好关系让他们正在越来越受注目。

    我基本上是个科盲,对数理化一概不感兴趣,技术流的玩意儿光知道看,没想过要深入研究,对一些数字和理论打心眼里是有抵触的。偏偏栏目里有科学这一项,也靠着松鼠会的松鼠们支持才断断续续刊登一些文章,开始摸一些门道,科学其实是相当有意思的,只是表现形式欠缺,中国的大众科学土壤不完善罢了。这个倒可以向英国科学家们取点经。

     

     

  • ready......when to start? - [ideas]

    2009-05-06

    Tag:

    终于加入了豆瓣“我们都是拖延症”小组(此也为拖延症典型特征之一)。对于拖延症,前不久科学松鼠会也发动生物学心理学等等相关专业人士来进行解释,但最大的问题在于,知道了原因,知道了病症,还是拖着。

    豆瓣上有教“一句话从心理上治疗拖延症”,可这也没什么用。如果觉得这个方法很好,很多人会拿起纸笔抄下来,可是对于拖延症患者来说,只有“写下来”这个想法是不够的,还要考虑用什么方法写下来,写在哪里,然后用什么样的方法去执行,然后幻想一下执行的结果,并再幻想一下如果执行不成功怎么办,于是写下来这个步骤就被无限期延后了。

    我仔细审视了留言,发现这个小组里与我相同特征的大有人在,以下能够说明拖延症者的主要作风:

    “事情是这样子的。我也准备写下来。想了想写在哪里、用多大的纸、什么样的笔。决定用钢笔加N次贴。然后去找尘封的钢笔(拖了N久没有清洗),清洗,加水。然后发现笔不好写。(我要写一张完美的东东,我真是BT)准备再拖N久再去买一支。于是准备打印算了,发现打印机没有纸了(拖了N天没加)。纸在爸爸妈妈房间,他们睡了。于是我准备明天再打印……
    然后就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N久以后,我看到阿狸的贴子,才想起这事!”

    就是这样。

    可是我发现,我并不算是一个没有执行力的人,大部分事情如果一旦动起来了,我总有办法解决,典型例子就是,我经常前一个星期还在为稿子要怎么弄,版面要怎么弄而焦头烂额,被逼到处找人找选题找备稿找作者,然后过了一个周末发现一切都解决了。

    如何启动是一个问题。

  • 肌断食 - [ideas]

    2009-05-03

    发现一个奇怪的事。

    这两天在坝上,晚上很冷,去草原上的时候风也很大,头天骑摩托去玩的时候,半路居然还下起了雹子,后悔没把睡袋带来。晚上用温水灌了水瓶暖脚,加了床被子,还是不够用,据说半夜温度下降到了零度!结果就是基本没怎么睡好。

    倒也不影响玩的劲儿,骑马的时候还是骑,回程的时候马简直跑疯了,眼睛都睁不开,塞外空气极好,可是马的扬尘也大,我的领巾半路还掉了,跑回来一脸灰,没有热水,脸也没法好好洗,随便抹两下。

    回到北京居然发现,在恶劣环境下,长期困扰我的眼袋消了好多,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问诊分割线****************************

    牛牛说,很显然我的眼袋是贱货。

    要肌断食一周,不抹任何营养品和眼霜,简单保湿就好了。

  • 猥琐男 - [story]

    2009-04-24

    (转自欢妈的博客,欢妈写类型男,总有神来之笔啊啊啊~)

    我有一个前前前同事是个猥琐男(就是有点类似于前段港男港女争论里的宅男特性),我经常跟他在网上聊天,因为花他的时间没有愧疚感,他总是闲得很有聊。说他是猥琐男他一点意见都没有,我说“猥琐就是猥琐,猥琐是一种气质,猥琐又不是坏人”,他颇为赞同。
    昨天他主动奉献的话题是“猥琐男如何沟床上女”(注意是“沟床上女”不是“沟女”)。他沟的女都是超市妹或者女同学,女同学不用说了。超市妹呢?很简单,邀请超市妹来家里看恐怖片(猥琐男家里通常都有几台电脑),并且说:“你来吧,我今天要x你哦,我今天就是要xx到你”。等超市妹到了他家,这时不要动她,接下去都是,她就会以为他没胆,或者不会,然后有一天推倒她,就行了。

    这套把戏里最重要的是中间段的“不动”,让需求性启蒙的超市妹从怀着半害怕半刺激,并且已经想好了半推半就或者甩一巴掌就跑的应对措施,到先失落后安全的心情,本来高涨的心理应对机制从亢奋到松懈,事情没发生,仿佛又已经发生过了,这时再被推倒,就变得无可无不可了。过犹不及的心情,不光是猥琐男技巧型沟超市妹,反映到其他很多事情都是这样。

    只能说他真的很猥琐。现在的问题是,猥琐男一般都会看很多猥琐港片,是不是哪部港片已经先行沿用过这个桥段?

  • 奇怪的人 - [my city]

    2009-04-14

    我在北京的活动范围并不是很大,除非外出采访和去练琴,基本都聚集在东南角一小块,SOHO现代城既是我上班的地方,也是我平时买咖啡、买书、买杂七杂八东西的地方。这里不像对面的美美百货和华贸中心那么冷清,地铁出口总是聚集着卖山寨袜子、盗版碟、花、水果、煎饼果子和会发光小玩具的摊贩。让我偶尔感到一丝残存的广州六运小区市井气。

    当然也有一些是我在上海和广州没见过的,比如:

    1、SOHO现代城A座楼下,中国银行和建设银行的拐角处,总有一群人在那儿向人推销房子。这种事我在广州、上海也有见过,通常都是顾些勤工俭学的学生,在闹市或者楼巴集中地发发色彩鲜艳的楼盘广告。可是这儿不一样,都是一些中年妇女和中年男子,也有年轻的,但怎么看不像学生,手上没有广告,取而代之的是吆喝:“看房啦看房啦,便宜卖啦,今天三千三,明天就六千六啦!”每次听到我都憋不住很想笑,用北方语调吆喝出来,我经常以为他们卖的是冰糖葫芦。

    2、如果你是一个化了妆,穿得还比较体面的女子,那在现代城楼下包准会被几个非主流打扮的男孩、女孩拦住,他们会亲热地管你叫“姐姐,能听我说两句吗?”如果以为他们是做市场调查的,那就大错特错了,这个时候你最好连眼都不带斜的径直往前走,或者皱眉说“没空”,总之,整体要呈现出毅然决然的“打发”状。不然,他们会热情地向你推荐A座里某个不知名发廊,进去没有小一千出不来。
    我一直很纳闷的是,他们是如何推销成功的呢?这些少男少女的打扮完全走超女路线,而且还没超女看着顺眼,基本属于山寨超男超女范畴,头发刻意走“潮”的路线,可是走歪了,东一块西一块耷拉着。
    他们是现代城楼下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与往来工作的白领、谈生意的商务人士呈现格格不入的品味,他们如何相信以自己这一身打扮能说服有人去他们那个店里呢?

    3、有一次,我正往光合作用去,有人拍我胳膊。基于有在广州生活过的经历,我第一反应是护住了包,准备眼射两道寒光而去。结果我扭头看到的是一个纸袋子,里面装了几十个瓶瓶罐罐,一个声音说:“雅诗兰黛要不要?雅诗兰黛?”我冷哼一声,心想老娘有牛大闺蜜在,需要此等货色么。于是轻蔑地走开了,那人还是不死心,又上来碰我胳膊,强调了一声“雅诗兰黛!”,我正好拐进光合作用的大门,于是自始至终也没看见那男的长什么样。

    不记得哪个采访对象说,深圳这个城市,是所有人都抱着同一个目标;而北京这个城市,是不同的人抱着不同的目标。我很赞同,以此类推,那么为达成不同的目标,所用的方法千奇百怪,也可以理解吧。

  •       两天内看完埃勒里·奎因的《法国粉末之谜》和《中国橘子之谜》,不得不承认,看得我非常不爽。

          在看完《希腊棺材之谜》后,陈老师向我表达过他的不满,今天我们就此事又重新讨论了一下,大意是,一个只在故事过程中漏了没几脸的路人甲,在结尾处突然跳出来说,一切都是我干的。

          这不合规矩。

          通常侦探小说的谋杀案都与上流社会有关,一个被毒贩杀害的女乞丐不会有人关心,除非她与上流社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谋杀案通常都发生在某个家族庄园、高级酒店、度假胜地……死者通常都身份显赫,如果是个普通人,那么身份将是小说中值得玩味的重头戏——他必定与某项阴谋、丑闻或贵重物品有关,即使发生在一个乡村小镇,也与穷人没什么关系,通常都围绕着牧师、医生、律师、教师等等以及他们的太太,总之是当地社会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也就意味着,动机是侦探小说里非常有嚼头的一点,绝不会是入室盗窃或者半路抢劫那么简单。

          即使没有谋杀,著名如福尔摩斯先生,也会偶尔帮助皇室寻找失踪的珠宝,替公爵夫人掩盖一件桃色丑闻,为皇家军队搜查间谍。因此,谋杀案总有一群核心人物,目的就是帮助读者,以及小说里的侦探们,排除无关紧要的路人甲,缩小嫌疑人圈,为接下来扑朔迷离的破案过程作铺垫。

          可是奎因的小说并非如此,这个“路人甲”不是跑龙套的,却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在故事开头通常会交代一下,接下来就没他什么事了,没有交代他的身世背景,他的心理活动,他的思维过程,直到最后才出现。埃勒里·奎因调查过程中所有出现的丑闻、阴谋、曲折离奇的情节发展,到后来与案子都没什么关系,最可气的是,在揭晓谜底之前,他都要弄一个P的“斗智游戏”,告诉读者,往后翻一页,我就要揭露凶手啦,线索在前面全部交待清楚了,这个时候你最好停一停,回味一下,自己找找凶手,再看看是否与作者想的一样。当你在一众核心人物间筛选了心目中的答案后,会得知,所有的核心人物虽然有着这样那样不讨人喜欢的性格和作风,可他们都不是罪犯,用最简单的方法就可以把他们排除,凶手就是——当当当,某个不起眼的二流角色。

          阿加莎·克里斯蒂就非常遵循“核心人物”这个套路,总之就是这几个人啦,读者就是要和侦探一起找出作案动机和作案手法。回到之前上流社会的话题,侦探小说之所以有得写,还是因为一起谋杀案的不同寻常,要么死者有故事,要么凶手有故事,在阿加莎的小说里,很少有女仆、管家、园丁、小贩、司机之类的角色成为受害或施暴者,他们要不就是某个人物假扮的,或者有个隐藏身份,要么就是目击证人、流言传播者,连成为共犯都很少见,如果他们不幸被害,原因通常都是“看到他们不该看到的,而他们自己没有注意到”。简而言之,这类配角的智力和受教育水平,在阿加莎那个时代看来,是无法完成一次高智商犯罪的。

          可是看完三本奎因的小说之后我就很谨慎,他的上流社会是值得同情的,虽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都不值得追究,是有钱人相对胆小吗?还是作者认为绅士之手不会沾染鲜血?我只看了几本“国名系列”,还无法判断价值观。但到目前为止,凶手都是与上流社会有一点差距的中间人物,他们不是中产阶级,却又高于低层次的仆人和管家,受过教育,没有多少资产,领薪水度日,是个小头目,因此,谋杀动机或多或少与嫉妒心、心理不平衡或生活上的窘迫有关。

          而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说的则是,不论上流社会有多么光鲜亮丽,人性就是人性,它总有布满蛛网、龌龊、不可告人的阴暗面,和普罗大众没什么两样,有时候,上流社会的动机和手段更可怕。

          显然我更喜欢后者的作风,尽管马普尔小姐的逻辑推理不如奎因那么严密,可是更具有人情味。

  • 终于不折腾了,自从他转型成功以后顿时风生水起,爱情事业双丰收。莫非请风水先生算过命格?

  •         据说今年春晚的礼服、演出服都缩减了开支,可众女歌手的裙子上还是缀满了亮片、珠子和色彩斑斓的手绘图案。如果有机会,我很想采访一下唱民歌的女歌手们,从发型、妆容到服装的选择,都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她们有经纪人参与决策吗?她们都喜欢用什么样的化妆师?自己带还是央视统一安排?她们的服装必须严格配合总体舞台效果吗?这上面的自由度有多大?她们自己又是怎么想的呢?

            今年的几条裙子,实在是惨不忍睹啊,最开始让我注意到的是谭晶的短裙,由于旁边三个都是香港歌手,歌唱的没有她好,但着装还算比较正常,容祖儿应该穿的是某个品牌的one piece,谭晶在彩排时候一直穿着一条正红长裙,头上戴朵正红大花,演出的时候却换上了一条短裙子,可能是为了配合四人整体效果,上面是缠的蓝绿色纱质泡泡袖,下面是撑开的白短裙,可惜,那裙子撑得实在没有什么水准,谭晶的两条腿也不算太好看,我觉得这条裙子更适合在之前的《森林之歌》里演个小草小花什么的。

            之后印象比较深的还有陈思思的仿和式装束,大红色的敞开式衣领是和服式的,发型也配合地梳得有点像和服头,创意貌似还可以,但怎么看怎么别扭,尤其是那个发型,一前一后俩大塑料夹子,把头发卷起来,压扁了再夹上。

           最雷的是斯琴格日乐的那条裹了不知道多少层的礼服,天啊,小斯姐姐本来个儿就矮,腿也不甚长,偏偏要穿个那么复杂的裙子,还撑个大下摆,如果把胳膊和脸裹上,可与木乃伊媲美。

            如果春晚也搞个红地毯,或者《新地》来评评娘爆指数五颗星,情况或许会有所改善。

     

    找不到其他几位的图片,贴一个斯琴格日乐的,后来发现,旁边那个穿红裙子的阿姨更娘爆。

  • 小美食家的门面很难找,我至今都无法跟人准确描述如何找到它的大门,只有LE PETIT GOURMAND的招牌,也是个很大路货的法国餐厅名。

    24小时后我还在回味它的美味,其实不算多精致的法国菜,但是分量很大,做得很用心,还有北方少见的大阳台,以满足我小资产阶级情调的虚荣心。和朋友坐在那里,一边八卦一边吃掉一大盘沙拉的精华部分、一大盘鸭胸,配有很棒的整只蒜蓉番茄以及焗土豆、饭后甜点是焦糖布丁、还有让人看着很满足的大杯热巧克力,外加苹果汁一杯,福娃后来认为是相当少见的好胃口。

    还没盘算完回广州要吃些什么,我已经很期待过年回来吃虾肉黄油梨、羊排、库斯、牛奶煮蛋白配香草汁,啊,火焰香橙薄饼也很不错,加了香橙味白兰地,还要记得把法棍打包回家当隔日早餐,昨天的一块都没动过浪费了。

     

  • 丰盛 - [beautiful life]

    2009-01-04

    Tag:广州 汤料

    2009年收到的第一份礼物,是粽子夫人千里迢迢从广州拎来的煲汤料——眉豆、赤小豆、南北杏、沙参、梧州蜜枣,还有可以做好吃煲仔饭的鲍汁腊肠。

    谢天谢地,终于能够不再用滩枣来煲排骨汤了,花生鸡脚汤也会有个像样的面貌。

    这一年的起始真是丰盛哪!

  • 去华贸逛MUJI,返回途中经过新光天地,一家Prada,一家Gucci,橱窗看得人两眼发晕。一直说今年圣诞不好过,品牌设计师也不至于这样没有心思。

    Prada的圣诞限量,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莫非施华洛世奇的水晶卖不出去,全都嵌在泰迪身上?白加红,好似得了荨麻疹。Gucci的包,大概是今年的indy系列吧,其实样子不错的,不知道为什么橱窗里挑了一个紫的,一个绿的,打上绿油油紫晃晃的灯,仿佛看到了穿着撞色皮草,涂脂抹粉,迈着小碎步的煤老板太太们。

  • 幸运 - [beautiful life]

    2008-11-24

    Tag:

    今天去一个品茶会,喝到了五十年代的绿印普洱茶饼,据说茶馆里5克要1W块,果然香甜。昨天我没去,喝的是各种乌龙,周围有人说,晚上到2点都没有睡着,茶多酚作祟。

    我前两天还在胡思乱想着自己是不是神经衰弱,导致晚上很久不能入睡,头发一把一把往下掉,不得不强迫自己进行“15分钟内睡着”运动。现在想起来,虽然体质弱,但我还是幸运的,至少茶喝多了不会睡不着,咖啡也不至于太过影响睡眠,我还是很够本品尝这些美妙的饮料的。

    hiahia~~

  • 再来一个 - [story]

    2008-11-14

    中国房地产的实质

          猪通过勤劳致富有5元钱存在老鼠开的钱庄里。猪打算拿这5元钱建一个小窝,大盖要花2元卖地,花3元搭窝。

          王八是搞工程的,他想在猪身上挣更多的钱,于是找来当投资顾问的狐狸想办法,狐狸说:这好办。于是找来管地盘的狼,开钱庄的老鼠一起来商议,结果王八从老鼠那里借来200元,用100元卖了狼的地,花了3元把猪窝盖好,花了50元给了狐狸咨询服务费,猪没有地,只好求王八把窝卖给它,王八要价500元,老猪说只有5元买不起,这时候狐狸说服猪去向老鼠借钱,老鼠答应借500给猪,前提是要他连本带利还600元,可以分10年还清,并且产权证拿来抵押。结果成交。

          猪到最后花了600元买来了猪窝,比他原来的计划高了11倍,猪努力了十年去挣钱还贷。在这场交易里面,狼、老鼠、狐狸还有王八都挣了钱。以后他们就如法炮制。更多的猪去贷款买房子了,这时候,当商人的驴看到有机可乘,到老鼠那里贷了好多好多的款,把王八盖的房子都买下来,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卖给了猪。猪的还贷期就越来越长,吃的越来越差,小猪崽子也不敢生了。

          由于猪的数目越来越少,狼觉得这样下去自己没有猪肉吃了,非饿死不可,于是开始调控,不让老鼠再借钱了。但是王八还没有停止盖房,把自己挣的钱和贷的钱全投入生产了。驴手上的猪窝囤积的很多,卖不动了被套牢了。结果,老鼠,王八,还有驴都挣了好多的猪窝。钱到最后集中到狼手上。如今,谁都等着狼把钱拿出来救命。聪明的你,如果你是狼,你会拿钱救哪个?

  • 在“有意思吧”上看到一个好玩的接龙,光棍节,手边书上第11页的第11句话是什么?

    我不是光棍,但今天恰好买了一堆书,手边是柳美里的《魂》。第11页第11句话是“Like a bolt out of the blue”。原书翻得不好,我应景的将其译为“你像忧郁情绪里的一道阳光”。这个句子是一首诗的开头。

    Like a bolt out of the blue
    Fate steps in and sees you through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Your dream comes ture                                                                                        

     

  • 伪loft变身 - [beautiful life]

    2008-11-08

    Tag:北京 租房
    经过2个星期的努力,跑了建材市场、宜家、2次家乐福、2次京客隆、淘宝网购N次。一个伪loft终于像个样子可以住人了。

  • 陈老师总结的天河区四大点心包括:

    稻香海鲜酒楼的蛋散(天河城7楼)

    有福气的芝士焗番薯(华侨友谊酒店2楼)

    水沐莲清的鸡汤虾饺(华侨友谊酒店旁边)

    炳胜的金沙汤圆(石牌酒店旁边)

    北京冬天的晚上特别容易饿,半夜下楼在好邻居买了两盒泡面以及零食,不自觉就怀念起广州的茶市。

    明天起早去楼下找煎饼果子吃,就这么决定了。

  •       我的采访对象告诉我,最怕外地人来天津,要她带着去吃狗不理包子,“谁吃狗不理?那么大一个,一两三,钻到独子里面都是油。以前都是因为没有油水,码头上工人都扛大个的包,平时中午吃几个油包子,下午就干活了。现在满肚子都是油,没有人吃这个了。东北的老边水饺都比天津的好。”

          到天津的第二天去吃东来顺,尽管是夏天,薄薄的羊腿肉扔进沸水里漂,兑把几片心里美萝卜,乐哉快哉。涮羊肉是蒙古人的玩意儿,和四川火锅不是一个祖宗,据成都人陈老师说,火锅最原本也是三峡纤夫吃的,没钱买肉,就买一堆内脏,放进调好的汤料理,越辣越麻就越去味儿,所以正宗的四川火锅一直是以内脏著名。

          以此类推,能流传下来的,反倒都是早古时期所谓的“穷人食品”。

          近到西北的泡馍,广州的牛杂、艇仔粥,远到日本江户时期的寿司、天妇罗,原本都是穷人家吃不起饭,拿着仅有的食材演变出来的。它们不像后来的麦当劳、星巴 克,做足了营销要推广,吃着吃着就流行起来了。

          那么天津除了狗不理、煎饼果子之外,高档的食品呢?采访对象说她小时候吃过推玻璃小车来卖的,橄榄形面包一剖二,夹上火腿肠和沙拉,类似于今天的热狗与三明治的综合体,那是天津九国租界时期的遗风。当年天津的起士林西餐厅,楼上楼下三层,加上外面的花园,备有几千个座位和餐具,重要的会议、条约的起草和签订都 经常在这里举行,如今能吃到的还有起士林西点、德国黑啤算比较正宗,然而天津人自己对此好像都不怎么感冒了。 原来天津租界里的餐厅呢?反正我在天津的这几天里,没怎么看到,应该留下的不多了,当年在这里住的洋人,大部分家里都有厨师,有中国帮佣,他们一日三餐都 有下人做饭,那么当年应该也有不少学会了西式餐点的中国厨子,这些人都去哪里了呢?

          看来就像狗不理包子一样,必须广大人民群众都喜闻乐见了,才流传下来。

  • 破纪录了 - [my city]

    2008-09-18

    Tag:
    广州粘腻、湿热的天气除了让人觉得费劲外,还容易健忘。

    本年度第三次将工资卡忘记在ATM里,过了24小时以后才想起来。

     

  •     Chrom要明天才推出,现在还不知道究竟用起来什么感觉,各方对此的想象和质疑都可以理解,不管怎么样,一直在挑战“微软思维”的苹果公司,界面即使好用,但普及率实在不高。Chrom说要颠覆微软,很多人都跃跃欲试等着看好戏。

        新浪的调查里已经有超过85%的网民会考虑使用Chrom作为界面,最近互联网的一些消息似乎都没有去年那么令人兴奋,或许Chrom的出现可以改观一下。

        上周采访了Google图标设计师Dennis Hwang,就是那些被命名为doodle的背后执笔者。他8年前去Google实习的时候,那还是个不足100人的小网站,现在规模已经十分惊人。他说看着Google成长的那一部分,有点吹捧,没放到文章里去。现记录如下:
    “在Google的这8年是一场不同寻常的经历,公司成长得非常快,我看着它逐渐壮大,成为一个国际性的大型公司。起初根本没有想到Google会变成今天这样的规模,但我清楚得记得刚来的时候,感受到这家公司的不同寻常之处。早期规模还很小,两位创始人就定下远大的目标,不是那种短浅的‘我们来赚一笔钱’,或者‘我们要多少多少广告量’,他们当时的目标是——把全世界的信息集中起来。口气非常大。那时候没有人知道这‘全世界的信息’指的是什么,现在我们的网站已经收集了互联网信息、图书馆藏书、地图、视频等各种数据。公司一直都很有远见,我很幸运是其中的一份子。”

  • 漫画英雄 - [ideas]

    2008-08-19

          昨天田径场上的一幕应当给了很多年轻人当头一棒。尽管大多数人表示理解,伤情详报也于今天出炉,但大家心里都清楚,真正的比赛场上没有大智若愚的樱木花道,没有天赋异秉的漩涡鸣人,没有打都打不死的圣斗士星矢。
          想要看到“瘫软在地也能燃烧小宇宙重新站起来,最终取得胜利,引爆所有泪水和汗水”这样激动人心一幕的,还是回家看漫画吧。

  • 作女与作男 - [ideas]

    2008-08-15

    Tag:男&女

    女之作来源于娇惯、任性、自视高;
    男之作来源于矛盾、蛮横、心眼小;

    作女通常作得有目的,她们清楚自己要什么,只是需要有人来满足;
    作男通常作得没有目的,他们也很清楚自己要什么,只是因要的东西没有心情不佳,另外他们并不承认自己是在“作”;

    作女很幸运,作被视为女性天赋之一,小作能怡情,大作好办事;
    作男很不幸,作被视为男性不成熟、心态不佳的典型表现,男人要忍辱负重、目光长远;

    因此,作女只跟自己过不去;作男要跟所有人过不去。

  • 童话 - [story]

    2008-07-28

    Tag:童话 日记

    胡思乱想当中忆起小时候写过的童话,在一个巴掌大的小本子上。

    小白兔,开了一家糖果店,糖们都会唱歌,来买的人,要唱得比糖好,糖才会乖乖被买回家。

    该城市还有很多其他稀奇古怪的商店,都不记得了,小本子早就不见了。高中时候的日记,不是写明天要数学考试,焦虑哇,就是写班主任怎么那么讨厌,好似我每天都生活在焦虑和讨厌的情绪里,真变态。

    我希望小时候的想象力不要就这么被耗尽了。

  • 本周天蝎 - [ideas]

    2008-06-16

    Tag:星座 运势

    需要牢记的:恋人当作客人观,礼而敬之,永期和睦

    需要注意的:正当的享乐利身心,不当的享乐走火入魔

  • It's a process. There's a great quote comparing midlife to reaching the top of the ladder only to realize that you've had it against the wrong wall. It wasn't so much about changing my outer life; it was a question of changing my inner life and living in the present.

  • 青城山不知道震得怎样。。。3月那次,从都江堰出来后,直接去了青城山脚下吃饭,小饭馆里最好吃的是银杏炖鸡,还有很贵的不知名的鱼,也相当好吃。

    昨天看到有正在旅游的外国人拍的视频,地震的时候山上冒很大的烟,人都从山上往下逃,拍的人骑了摩托车就逃,沿路的房子全部倒掉,估计曾经吃过的饭馆也不见踪影了。

    上山的时候导游还说,当年很多成都人来青城山买别墅,最早才1000多一平米,现在涨到3000多了,有钱的话赶快买,周末来度假多惬意啊。

    现在。。。有个帐篷就万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