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曱甴的全尸 - [ideas]

    2011-05-01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lyingfoxfay-logs/124515819.html

    今天替一只巨型曱甴收了尸。
    它直挺挺躺在那里已有几天了,在第一眼见到它的时候,我想到了卡夫卡的《变形记》,半夜的某个时候它应该爬过我的身体,然后,它体内的那个灵魂,也曾经这样琢磨过我吧。
    抑或它根本不关心周遭的一切,只是想寻找一个卑微孤独的方式死去。

    很遗憾的是,身为一只曱甴,它的体型比影响了国内蟑螂生物链的德国小强大太多,几乎是五六倍了,虽然有翅膀可以飞,可是对它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目标过于明显而总容易被惊恐的人类用各种随手抄来的器具打死。这一头曱甴在死时还保有全尸,我想它应该很满足了。

    陈老师和胡瓜还住在广利路的时候,过年前把一只小曱甴扔进密封的玻璃瓶里,它在人类拼命自high的节日里也没有闲着,过完年回来,已经密密麻麻爬满了一瓶。它们似乎不需要任何的关注和爱,便以低贱的生命自身自灭去了。平庸的灵魂通常更容易获得幸福感,那么曱甴的幸福感呢?像露阴癖一样观察人类的惊吓反应,默默笑而不语;或者就是在匍匐而死的时候,保有一条全尸。

    巨型曱甴死后的两天,北京家里的智利红玫瑰蜘蛛也因为受到了猫的惊吓而奄奄一息,缩在角落里不怎么动弹,说起来,她的存在感在濒死的时候突然放大了无数倍,每一小步都终于获得了主人极大的关注,如果她好起来,便要回到往复循环被忽略的蛛生里;如果就此没有缓过来,那么,她至少能获得主人的一篇悼文吧。

    我替这只曱甴收了尸,然后在房间里布下蟑饵,吃死自己对它们来说是不错的归宿,我希望它的亲戚们不要再来叨扰我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