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怪的人 - [my city]

    2009-04-14

    我在北京的活动范围并不是很大,除非外出采访和去练琴,基本都聚集在东南角一小块,SOHO现代城既是我上班的地方,也是我平时买咖啡、买书、买杂七杂八东西的地方。这里不像对面的美美百货和华贸中心那么冷清,地铁出口总是聚集着卖山寨袜子、盗版碟、花、水果、煎饼果子和会发光小玩具的摊贩。让我偶尔感到一丝残存的广州六运小区市井气。

    当然也有一些是我在上海和广州没见过的,比如:

    1、SOHO现代城A座楼下,中国银行和建设银行的拐角处,总有一群人在那儿向人推销房子。这种事我在广州、上海也有见过,通常都是顾些勤工俭学的学生,在闹市或者楼巴集中地发发色彩鲜艳的楼盘广告。可是这儿不一样,都是一些中年妇女和中年男子,也有年轻的,但怎么看不像学生,手上没有广告,取而代之的是吆喝:“看房啦看房啦,便宜卖啦,今天三千三,明天就六千六啦!”每次听到我都憋不住很想笑,用北方语调吆喝出来,我经常以为他们卖的是冰糖葫芦。

    2、如果你是一个化了妆,穿得还比较体面的女子,那在现代城楼下包准会被几个非主流打扮的男孩、女孩拦住,他们会亲热地管你叫“姐姐,能听我说两句吗?”如果以为他们是做市场调查的,那就大错特错了,这个时候你最好连眼都不带斜的径直往前走,或者皱眉说“没空”,总之,整体要呈现出毅然决然的“打发”状。不然,他们会热情地向你推荐A座里某个不知名发廊,进去没有小一千出不来。
    我一直很纳闷的是,他们是如何推销成功的呢?这些少男少女的打扮完全走超女路线,而且还没超女看着顺眼,基本属于山寨超男超女范畴,头发刻意走“潮”的路线,可是走歪了,东一块西一块耷拉着。
    他们是现代城楼下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与往来工作的白领、谈生意的商务人士呈现格格不入的品味,他们如何相信以自己这一身打扮能说服有人去他们那个店里呢?

    3、有一次,我正往光合作用去,有人拍我胳膊。基于有在广州生活过的经历,我第一反应是护住了包,准备眼射两道寒光而去。结果我扭头看到的是一个纸袋子,里面装了几十个瓶瓶罐罐,一个声音说:“雅诗兰黛要不要?雅诗兰黛?”我冷哼一声,心想老娘有牛大闺蜜在,需要此等货色么。于是轻蔑地走开了,那人还是不死心,又上来碰我胳膊,强调了一声“雅诗兰黛!”,我正好拐进光合作用的大门,于是自始至终也没看见那男的长什么样。

    不记得哪个采访对象说,深圳这个城市,是所有人都抱着同一个目标;而北京这个城市,是不同的人抱着不同的目标。我很赞同,以此类推,那么为达成不同的目标,所用的方法千奇百怪,也可以理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