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crimosa北京演唱会很像一场兄弟会的秘密狂欢,大部分人身着黑衣眼挂烟熏妆,往哥特摇滚的范儿上凑。本就带着黑暗宗教气质的音乐轻易就能俘获人心。我觉得全场粉丝要是能穿上中世纪修道士的斗篷,手捧蜡烛就更像那么回事了。

    总之比杨·提尔森那场懒洋洋乱糟糟的live要好太多,法国人和德国人的性格比较真是一目了然。